她为了能在那个特殊时代下生存,被迫六岁离开生父,还改了姓。要进文工团,掩盖跟生父的关系。这算不算一种自私?当刘峰跟她说,出生这一栏,他帮填写革干的时候,该是欣喜的表情吗?战战兢兢仿佛逃生到文工团的何小萍,本就是一难民,虽然抛弃生父,也并没摆脱那个时代那个大环境。她还爱着生父,生父还在被折磨,怎么可能面对自己的自私很欣喜?这不真实。她的心情,有一丝欣慰,有怀疑,有不安,有孤独,有愧疚。可影片中不但欣喜还向刘峰敬一个卖萌的军礼,够了,不带这样玩的。试想一个能把舞挑好的人,对人的动作行为观察模仿表达能力会多么精准?退一步,如果把穿上军装当作保护的话,那么这个军礼,就是求这种保护的姿态。她会私下训练无数次,估计从她有想进文工团那一刻起就开始了,怎么会不端正、不规范?莫名其妙。对于敬礼的动作,我想起两个故事:有个二战俘虏,神经错乱了,但是人家只要喊他名字,他就会站住默默举起双手,即使他已经被解放了。还有一个是几个老兵欺负新兵,拳打脚踢,新兵却在不断的立正、敬礼。敬礼可以塑造小萍面对危险的自我保护,这种阐释,有可塑性,可惜被用瞎了。
       既然认为穿了军装,进了革命队伍,就不会被人欺负,说明何小萍也是个胆怯的人。害怕被欺负,所以,想方设法弄个军装照,这不就是保护自己嘛。可能冯小刚不满意人物这种真实性,非要拔高一下,那问题又来了,既然何小萍是胆怯的,都改了姓,跟生父划清界限。她怎么会迫不及待拍了军装照寄给她生父?难道她就不怕有关部门发现这照片来政审她?如果仅仅是想让生父知道她长什么样,一定要军装照吗?之前为啥不拍照给生父?如果军装的保护作用很重要,可是寄给生父,很可能招来政审,断了自己军旅生涯,那寄给生父还有迫切的必要吗?是不是寄给妈妈,更真实一点?
        影片一开始,刘峰跟何小萍说:你妈妈交代我了,等领了军装一定要照张像寄回去。这句台词有问题,军装也许是小萍唯一的保护,小萍的妈妈为啥跟刘峰托这个底?为什么一见面这么信任刘峰?难道小萍的妈妈不是受害者?受害者大都出言谨慎,怎么待人接物还这么傻缺?万一刘峰是坏人利用这一点呢?或者小萍妈就把刘峰当雷锋了,同时母女之间有矛盾,只能通过刘峰来带话,那小萍对妈妈的叮嘱作何反应?从影片中小萍欣然的点头中,感觉不到母女之间,以及她和那个压迫她的环境之间有什么压迫不妥的。再假设母女关系还行,这个从小萍给生父那个萌女求抱的信中知道,那妈妈嘱咐的话,小萍估计都听腻了。她又会是什么表情?影片里,小萍表情欣然,那是一种客套,伪装自己腻味,虽然这样人物真实一点,但冯小刚愿意塑造真实的小萍吗?还有一个字“领了军装”的“领”,职场外的人一般会说,发了什么,领用这个词,是职场内的话。如果她妈是职场内的人,女儿打小也能混套没军衔的军装拍个军装照,何必迫不及待去偷?军营都跨进来了,两个星期却等不及了,符合一个受害者忍辱负重的虚弱感?是压迫不够狠还是小萍贼坚强?影片后来交代小萍救死扶伤当了英雄神经承受不住了,恰恰还是虚弱,虚弱者才受不了沉浮,如果小萍是个意志品质坚强的人,得神经错乱合逻辑吗?如果只是出于对生父的救赎,让他及时知道女儿有了军装的保护,女儿的健康安全,给生父生存下去的力量。说明小萍比较清楚生父残酷的生活状况,那她不掂量提前两个星期的一张照片能抚慰什么?杯水车薪吧。如果她意识到现实的迫害可能威胁到生父的生命,那么当她得知战友的父亲被平反的时候,她还能平静呆在文工团写信询问吗?写信询问,恰恰又是符合性格虚弱的表现。如果偷军装拍军装照寄给受迫害的父亲,这份坚强的爱心救赎成立,那么她离开文工团去生父被关押的地方为父亲讨回公道就符合这个人物坚强救赎生父的品质,怎么会只写封信?到底是老实呆在文工团救自己,还是救赎生父才是她寻爱的出发点?
       如果觉得生父生命无忧,又怎么会两个星期都等不及,要拍军装照给生父?人物的行为是不是有点难以自圆其说?到文工团报道后,室友穗子很热情接待了她,纵然其他战友不待见她,她为啥不问穗子借下军装呢?所以这些迹象表明,小萍更接近一个爱慕虚荣的懦弱的受害者,冯小刚一定要把人物往上拔,撒点江湖义气到这个人物身上,为了生父的慰藉,敢于迫不及待偷军装;为了何峰被栽赃,敢于跟整个文工团对着干,多年后还跟丁丁叫板,她有权力不原谅谁吗?冯导非要把小萍演成老炮,反而让人物支离破碎。
       后来,小萍成为脑子“崩”了的患者,有谁给她每天梳辫子?难道蓬头垢面真实点不行吗?曾有个纪录片,采访知情精神病患者的,没看到女患者有两个小辫子。还有患者看到人家舞蹈也会舞蹈,这个能成立,比如原地跳,座椅上跳,爬上台去跳,结果当然叫人哭笑不得,这样刻画更真实一点吧。但让她避开众人的视线,走到场外去跳,还跳那么唯美,这么婉转的神经失常,背后恰恰是一种伪装,一种妥协。

冯小刚的电影总有那么一种知音和故事会里抄来的感觉。比如那个《唐山大地震》里探讨的妈妈只救弟弟不救我,就和老婆,亲妈一起掉河里那么深深的恶意。
只看了一遍,有的细节是记忆有偏差的。我改变了对冯小刚电影的看法,《芳华》是冯小刚最好的电影。

VOL.24 芳华 2017.12.15 19:55
影片开头毛主席画像一出镜马上把我们带回了70年代。学雷锋标兵文工团男兵刘峰带着一个小妹妹来到文工团报道。那个时期的刘峰风头正劲,而这个小姑娘何小萍默默无闻。
一个整齐的军礼打开了整个影片。
文工团里热热闹闹。女兵们忙着排练舞蹈动作。小提琴,竖笛的声音萦绕耳边。姑娘们流水般的舞蹈动作绝了。与女兵们这红花相配,少不了男兵们的绿叶。
来自偏远乡村的何小萍第一次接触部队生活,对穿上军装的那一刻是无比的向往。等不及军装下发的那一刻,小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穿上那件军装。于是就干了件并不光彩的事,偷了丁丁的军装去照相馆,而谁也想不到她是想把照片寄给父亲。第一次进女生宿舍,敬了一个并不标准的军礼,寝室长回了一句不穿军装不许敬礼,从此之后的她一直都受到整个寝室的白眼,这也包括她偷穿军装一事。
刘峰给林丁丁修表,跑遍北京城亨德利修不了的表,他拆了盖上了油用尽了心思。穗子给陈灿送饺子,你不是老说不够吃吗不许剩啊。文工团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离不开刘峰,猪跑了这不有人来找刘峰了吗?
夜晚灯光照得很亮,穗子在布置画板,吃着陈灿送的西红柿,心里美极了。
文工团接到上级指示去慰问部队,走了太远的路,文工团的女兵们都有些吃不消,丁丁脚上的泡就是最好的证明,还好有刘峰,专治疑难杂症。
临时搭建的慰问演出舞台很简单,那种战地演出感觉十足。因为一罐橘子罐头还萌生了一段爱情故事,差点没误了演出。
射击训练场上,班长喊着射击动作要领,三点成一线,轻贴腮慢呼吸不知不觉扣板机。
早起做压腿练习的女兵追着吹起床号的男兵满山跑。
在天气寒冷的高原上,女兵给男兵一块糖,男兵握着女兵的手,寒冷之下的温暖传递。
1976年发生了大事情,这一年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相继离世,而文工团的命运也起着波澜。
刘峰还像往常一样带着大家的包裹回来,而这一次他受了伤,他在抗震救灾中砸伤了腰。
文革结束,很多人被平反,穗子爸就是其中一个。
小萍打着手电筒在床上给父亲写信,想知道是不是父亲也被平反了,得知的却是父亲病故的消息。
陈灿带来了复古式录音机,磁带里放着邓丽君的歌,少男少女的心在此刻荡漾。
刘峰好不容易的进修机会也让了出去。丁丁说他无私,刘峰说我私心可大了,就是喜欢你,于是就有了电影里常出没的镜头。结果刘峰被带走接受调查,以耍流氓为由发配川滇伐木。
送刘峰的只有小萍一人,就像旁白说的那样,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许此刻只有小萍最理解刘峰。
在演出前的练习中,摔伤腿的卓玛要小萍顶上,此时的小萍已放弃了争取这次机会,从刘峰被这个集体抛弃的那一刻起,她就对所有人产生了不满情绪。
向骑兵指战员学习,向骑兵指战员致敬是多么鼓舞人心,振奋士气。
与集体背道而驰的何小萍从文工团被调到了野战医院,前方战事吃紧,文工团的女兵也都上了前线做医务员。
现在是5:30大家抓紧时间吃饭休息,战斗打响以后我们就没有时间吃饭了,这是战场真实的情景。
刘峰在一次任务中担负着保护驼队安全,给前线运送物质的使命。一场丛地战
,看着身边的战友牺牲,很心痛,此刻他也是生死未卜。 他终成了一首歌
,唱这首歌的是他最爱的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小郝被调到前线当记者。
小萍看到满车的尸体吐了。
大家都在为刘峰祈福,他人那么好子弹是长眼睛的不会伤着他的。
小萍心里依然记恨着丁丁,穗子你帮我转告林丁丁,刘峰那么爱她她还落井下石,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接受了最残酷的多了她不是更习惯了而是变得让人更心疼了,救了伤员无数成了英雄的小萍疯了。
陈灿被车撞了,穗子坐不住了,东奔西跑,到处乱撞。
这时的文工团处在解散的边缘,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
最后一场演出是她们在文工团最后的日子,没有人愿意离开文工团,这次治愈性的演出也让一个患着精神疾病的人找到了从前的自己。
穗子鼓起勇气把第一封情书写给了陈灿,此时,小郝说他和陈灿好了,门当户对都是干部子弟,穗子的心碎了。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最受不了送别,当心夜半北风寒
,道一声战友珍重,文工团是她们永远不能割舍的一个家 。
当刘峰再次回到文工团,回到那个他爱过的女人呆过的地方,爱人已不在,随手拾起了小萍破碎的照片。
后来的刘峰送书车被扣,需要1000赎车,富女小郝出资帮赎,无奈生活竟到这般地步。
林丁丁在国外生活得很好,胖成了猪。
刘峰和小萍互说着心事,而此时的两人是最适合在一起的,刘峰已经没有了标兵的光环,而小萍也恢复了正常。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原谅我们不愿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的年华吧。最后歌曲绒花响起,看大家都还在座位上驻留。

撕毁的东西
1.萧穗子撕毁了写给陈灿的情书,从卡车尾部扔出去。
2.何小萍偷来军装拍的照片,其中一张被撕毁塞进地板的缝隙里,在文工团大楼的最后几天里被刘峰修地板发现,很多年后刘峰把这张照片还给了何小萍。
3.90年代刘峰打了张1000块借条给郝淑雯,郝淑雯当场撕掉了借条。
整部电影《芳华》就是那张何小萍撕毁的照片。她没有军装,那军装是偷来的,照片邮寄给她劳改的亲身父亲,饭也没吃还是饿着拍的,但是当何小萍拍这种照片的时候,她对着镜头摆出刻意的微笑,还要表现的比当时的心情更加开心一点。芳华不需要担心任何东西。
她不知道拿到照片的当天她就会撕毁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一直存在,从何小萍第一次进文工团就拍摄了,撕毁之后一直在文工团宿舍破损的地板缝隙里。如果你是刘峰那样最后一天也要修地板的人,你最终会找到照片。
导演给了刘峰这句台词:我给你粘回去了,没想到吧。《芳华》里有太多当年的美好,正如18岁对着镜头的微笑那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东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贯穿全片何小萍的4次军礼。
1.影片以何小萍跟刘峰去文工团开篇。此时何小萍还不是正式军人对刘峰敬礼很不专业,姿势是错误的,刘峰立刻向何小萍回敬了标准的军礼。
2.何小萍第一次去宿舍向舍长敬礼,这个敬礼的姿势也是错误的。舍长告诉她,没穿军装不要敬礼。
3.刘峰被赶走后,何小萍装高烧不愿意上台表演,政委让她最后一次演出后去当战地护士,何小萍向所有人敬礼,这是一个标准军礼。
4.一定还有一次准确的军礼,我看过之后已经忘记了。
有时候,我并不拥有,却很想得到这样东西。但是真的属于我了,在我心里却又并不在意了。

马恩列斯毛画像
1.影片开场的排练中一群文工团站好姿势排好队,镜头往上一抬出现马恩列斯毛画像,然后对着镜子里反向倒影马恩列斯毛。
2.散货饭的时候,喝的剑南春,墙上也有马恩列斯毛。
3.90年代刘峰借1000块钱交罚款的时候,掏出4伟人钞票,此时一字排开的伟人只会出现在钞票上。
随着年代变化,社会主义从墙上转移到了钞票上。

何小萍的味道
1.全团第一次见到何小萍,团长要何小萍翻跟头,郝淑雯帮忙拿着何小萍的外套闻到了馊味。
2.萧穗子带何小萍去洗澡,何小萍听说军队每天可以免费洗澡,她在浴室里洗了很久。
3.要去进修的朱克不愿意托举何小萍,暗示其他人何小萍有臭味,带有腰伤的刘峰来帮助何小萍练习这个有托举的舞蹈动作。
4.吃雪糕的时候,文工团里的人模仿政委的语气说刘峰专门干脏活,累活,还有臭活。
5.离开文工团之后,没有人说过何小萍有臭味。
6.何小萍往内衣里缝了海绵垫,其实她很在意形象,不太会忽略自己的味道。
何小萍应该没有什么臭味,她对于每天可以洗澡是很开心的。其他人只是想说她臭就每天说她臭,嫌弃她只是个融入大集体的日常任务。大多数人从来就没想过被嫌弃的人的感受。

录音机
1.陈灿第一次带来了录音机,邓丽君磁带,红色的纱巾照着日光灯,几个人关门开始听录音机。
2.刘峰用耳机听了很久录音机,等林丁丁来。后续引出拥抱剧情。
3.断臂的刘峰最后一次去文工团,萧穗子的桌子上有一台更加高级的录音机。
刘峰最后一次去文工团的时候当年的拥抱罪名已经不存在了,就像录影机那样可以光明正大的放在桌子上。

给女孩子的礼物
1.刘峰给了不爱吃饺子的林丁丁一碗面条。
2.陈灿从食堂偷了两个番茄给萧穗子吃。
3.摄影干事给林丁丁带了一罐糖水橘子,还喂她吃。
4.华侨送给林丁丁一个黄金戒指,林丁丁在萧穗子找黄金项链的时候拿出来给萧穗子看。
5.刘峰去连队前把历年学雷锋标兵的奖品都送给了何小萍。
6.刘峰把何小萍的第一张军装照片粘好了送给她。
何小萍第一次拿到的礼物是刘峰要扔掉的垃圾,第二次拿到的礼物是她自己扔掉的垃圾。

命运的指引
很多导演在改编小说的时候都会改结尾,还是让刘峰抱着何小萍作为结尾更加符合人物的命运。刘峰是领何小萍来文工团的人,何小萍是唯一一个送刘峰离开文工团的人。
两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要看我的名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