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信息】

利润侵蚀工资、机器排挤劳动的现象,不利于缩小收入差距

据《劳动报》报道,上海企业加薪15%仍招不足人,山东节后缺工近百万,武汉“抢人战”白热化,重庆一线技工缺口15到20万……“用工荒”已不仅仅是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城市的问题,而是形成了席卷全国的冲击波。

“原来我们计划今年扩充产能,招工4000人左右,但现在连2000人都没招到,还不如以前的工人多,只能无奈减少今年的生产量。”山东青岛哈达石墨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总说,公司普工的工资已涨到2300元以上,即便如此,今年工厂仍招不满工,这大大限制了企业的生产能力。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在浙江、上海、江苏调查时发现,原本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才会出现的“用工荒”,却成为经济复苏阶段长三角制造业的“困扰性因素”。“招不到人”的情况已较为普遍,其中一线技术工、操作工的短缺尤为突出。企业、劳动部门等各方人士判断,此类“用工荒”在2010年春节前恐难明显缓解。

一方面,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而另一方面,企业却招不足人。近几年来屡屡上演的“用工荒”现象,暴露了我国在社会分配、产业结构、劳动者素质等诸多方面存在的不合理之处。

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各地迎来今年最大的节后返工潮。但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山东、珠三角、长三角等地了解到,返工潮并未解决当地大量企业结构性缺工的矛盾。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企业生产复苏和通胀预期背景下,劳动力短缺现象短期难以解决。用工荒倒逼企业尝试以“机器代替人”的模式破解困局。

值得关注的是,长三角地区“用工荒”的背后正凸显出劳动关系“三个矛盾”:产业升级与劳动力素质不相适应,企业习惯性的“困境裁员”与劳动力日益强烈的“稳定”诉求难以契合,徘徊不前的工资待遇与高企的生活成本无法匹配。

现象

【原因分析】

“结构性”用工荒叠加“惩罚性”用工荒

长三角:用工单位“饥渴度”更甚往年

第一、从表面看,这与外贸需求复苏、一部分外向型企业订单增加有关。目前全球电子产品正进入一个更新换代期,对通讯电子产品需求量很大。新增订单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国市场,日本的市场份额也会有一定增加。

这次“用工荒”的结构性特点十分突出:在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企业中相对较多,而在较高端的服务业中则较少,一线技术工人相对紧缺,而办公室人员、研发人员等则较为丰富。

每年春节过后,长三角地区的各大劳务市场都会上演“用工荒”,然而今年用工单位的“饥渴度”更甚往年。

第二、用工荒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西部地区与沿海地区“抢劳力”。从沿海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到闽东南、浙东南等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再到长三角和京津唐地区,直至江西、河南、湖南这样的劳动力流出区域,“用工荒”和“技工荒”开始蔓延。

上海市农民工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处长赵建德表示,目前长三角地区电子机械、纺织、制鞋、箱包等传统制造领域,劳动力的供求矛盾显得很突出。昌硕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丁越南具体分析说,由于上半年订单大量萎缩,各企业的工人人数锐减,现在订单回暖,各企业竞相争取工人,因此形成缺工的现象。

在上海,虹口足球场、上海人才大厦、八万人体育场、浦东人才市场同时举行了四场规模较大的招聘会,不少企业加薪15%吸引应征者。然而“工人更难招了”,是招聘会上用工单位集体的反映。

第三、受困于目前严格的户籍制度、高昂的城市生活成本以及农民工在社保、医疗、子女就学等方面待遇问题的考虑,相关企业仅仅靠加工资很难挽留农民工。近两年物价的不断上涨,让在外务工人员也承受很大的压力。另外,内地不少省市经济快速发展、就业机会增加、薪资待遇提高,使农民工纷纷回流返乡。

苏州工业园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亢越认为,目前的企业用工荒的出现与去年底形势严峻时的裁员有关,“原有的劳务输出地,近年来在经济发展下就业机会增多,不少去年底流失的工人已在当地就业,不愿再回到苏州。”这样看来,近期部分制造业面临的用工荒带有裁员后的“惩罚性”。

在南京,国内第三大劳务市场———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提供了近2万个就业岗位,但从春节开市后至今,仅有1000多农民工上岗,用人单位招工不足一成。

第四、农产品价格快速上升让一些农民切实获得实惠,二产三产之间的收入水平渐渐缩小,也令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数量减少。

浙江当地基层就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普遍认为,从这次用工荒的成因和最近赴内地招工情况看,由于此时出外打工意愿已经降到最低,明年春节前浙江制造企业用工紧张局面很难缓解。赵建德认为,通过此轮金融危机,中西部地区对劳动力的吸引力正在增强,已经回乡的大量农民工已在当地找到工作,并将带动更多农民工留下就业,对长三角城市来说,年前看不到大量农民工输入、补充的可能性。

与上海、南京情况相似的还有浙江。

【对策分析】”

劳动收入过低是根源
那么,农民工如何看待“用工荒”?来自安徽省明光市农村的刘德贵告诉记者,目前在上海打工,每个月能赚1500多元,但扣掉交通、吃饭和租房,每个月只能剩下八九百元。这几年老家企业多了,用工量多,纯收入和上海差不多,所以决定回去。他反问,“老板一年能赚几百万,我们辛辛苦苦打一年工却只能赚几万块,而且两三年了也没涨过工资。人和人之间的劳动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有些上海企业直接包车到河南、安徽去接人。在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外,常常出现许多招工单位主动“拉人”的情景。

核心对策:产业升级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一些中小企业严重依赖外部市场和低廉的劳动力,例如温州的服装和制鞋企业订单工期短、利润薄,长期以来企业只有延长员工的劳动时间,增加员工的劳动强度,加上工资上涨有限,很多工人已经不愿到服装和鞋厂工作。此次“用工荒”更是释放了一个信号:部分地区对外来人员的就业吸引力正在减弱。

山东:工资上涨20%仍难招人

遭遇了严重的用工荒和成本上升,不少企业开始想方设法进行产业升级,通过提高自动化程度和技术改造,尝试以“机器代替人”的模式破解企业的“用工荒”困局。

受访专家认为,这种利润侵蚀工资、机器排挤劳动的现象,不利于缩小收入差距,影响社会和谐稳定,更不利于扩大消费、拉动内需。较之国家财政转移支付、社会收入转移支付等财富再分配,“初次分配”无疑是收入分配公平的关键。如果这一环节出了问题,即使有后续的再分配调节,也很难矫正到位。要解决部分地区的“用工荒”,关键还是要切实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所得,才能招得到人、留得住人。

作为玩具和纺织大省的山东,节后也出现了“用工荒”。

靠临时性涨工资是不够的,改善“用工荒”的核心在企业。中小企业解决“用工荒”问题的根本出路是增强创新能力,完成产业升级。

产业升级与劳动力素质不适应
记者采访中发现,“有效劳动力”的供给不足也是造成用工荒的直接原因。随着长三角制造业的升级,原有的劳动力知识、技能水平已呈现出“短腿”。

济南万家盛世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万忠说:“通过年前对雨润、雷诺西服、北京外事安保等合作企业的调研,以及和同行的交流,我们预计节后山东的用工缺口接近100万,而且短时间无法缓解。”

从国际经验来看,“民工荒”也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前奏。如在上世纪60年代,日本就出现过此现象,当时日本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比重约50%,产业工人的短缺使日本制造业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增长模式走到了尽头。为此,日本采取推动设备投资扩大、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调整等办法予以破解。

上海瑞侃电缆附件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人士介绍,目前,公司产品近年来升级换代很快,近期业务也开始复苏,各事业部开始计划招募员工。不过,却碰到了“招工难”,主要是一时招不到公司要求的合适人才,造成岗位一时空缺,“同样的技术工人,放在前几年还能要,但现在就不符合要求了。”

据了解,目前山东出现“用工荒”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服装、食品、手工艺等行业。这种类型的企业有很多是出口为主的,经过金融危机之后,它们的市场环境迅速好转,订单也在不断增加,因而产生了大量用人需求。

赵建德认为,部分企业的“用工荒”,是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问题,“不是企业招不到人,而是招不到有合适能力、水平的人”。据他观察,这类结构性用工荒,在长三角产业升级显著的区域特别显著。

提高工资来招聘工人已经成为今年的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有些企业已经将工资上调了20%。但是万忠表示:“从实际招工情况来看,效果并不理想。”

与此同时,企业短期“困境裁员”与劳动力“长期求稳”难以契合。在经济外向型程度较高的上海闵行区,去年裁员较多的企业,目前甚至面临着员工“长久流失”的危险。

安徽:打响“抢人”大战

闵行区外来人员管理所副所长蒋卫介绍,目前企业招聘企稳,但应聘人数却持续下滑。今年1~6月,共有单位用工登记1161家次,发布岗位1722个,接待农民工求职登记2264人;但7~9月,单位用工登记696家次,发布岗位1051个,接待农民工求职登记只有599人。

春节过后,安徽打响了“抢人”大战。从2月11日至3月底,安徽计划举办多场人才招聘会,以缓解企业节后“用工荒”。安徽人保部门也采取相应措施,合肥“流动招工大篷车”开往周边地区,通过引导省内农民工就地转移,缓解省内企业“招工难”。

同时,农民工输入地对当地劳动力的“拉动力”也明显增强。亢越说,金融危机后,各地政府把返乡就业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出台鼓励创业和农民工培训优惠政策,去年年底流失的许多人员已在当地就业,不愿再回到城市。

安徽省是中部劳动力资源大省,全省6700万人口中,常年外出务工人员达1300万人左右。近年来,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和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制造类、高新技术类和信息类企业批量落户安徽,加大了省内用工缺口,企业用工量激增。截至2010年底,安徽全省缺工超过50人的企业达2300余户,缺工总数达到25万人左右。

今年春节后,全省企业还计划招工25万余人。从全省来看,尤以皖江城市带用工需求最为集中。今年皖江城市带的32个重大产业转移项目将建成生产,将提供劳动岗位3万余个。

针对安徽不少地方企业春节后出现的“招工难”现象,安徽省人保部门在全省范围内紧急开展“皖北农民工与皖江示范区就业岗位对接月活动”,引导省内农民工就地转移。

□分析

五大原因造成“用工荒”

对于“用工荒”原因,各方观点不一。综合来说,“用工荒”有出口订单恢复增长、企业纷纷扩大生产的直接原因,也有中国产业结构调整、财富分配不尽合理等更深层次的原因。

原因一:经济逐步向好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从找工难到“用工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国经济发展趋势向好,经济的活动活跃,出口的订单增多,各地用户需求明显增加。

山东宾州受调查企业反映,近90%的企业订单有不同程度增加。

原因二:工资无法满足生活

尽管很多地方以加薪15%至20%吸引求职者,但是,“工资不够高”依然是求职者对工作“挑三拣四”的理由。

在上海的劳动力市场,一位安徽的中年妇女在几家用工单位了解完月薪后,对记者表示,部分单位2000元的工资是比去年涨了,但物价也涨得很快,生活压力很大。

专家表示,“用工荒”不是劳动力总量供应出现短缺,而是低工资的廉价劳动力短缺。

原因三:产业结构调整必然结果

劳动力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用工荒”并不是“无工之荒”,而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必然结果。

原因四:新一代农民工有新需求

据国家统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外出农民工主要以青壮年为主,其中16—30岁的占比达到61.6%。

相比第一代农民工,第二代农民工的择业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不愿意从事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的大的苦活、脏活和累活,更加向往融入城市,更看重发展机遇。

原因五:工人权益亟待保障

有媒体撰文指出,“用工荒”反映的是农民工对工资低、环境差、待遇不平等的一种诉求,农民工采取的是用脚投票的方式,这就需要加强对农民工权益的保护,真正实现同工同酬。

□观点

应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社会保障

用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副司长万东华的话来说,“用工荒”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好事。它传递出一些积极的信号。

首先,农民工在择业中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这有利于农民工群体在劳资博弈中赢得优势地位,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再则,中西部地区出现的“用工荒”,使得农民工有了更便捷的择业选择,倘若沿海发达地区的招工待遇不特别吸引人,更多农民工将会选择留在家乡附近就业。可以说,“用工荒”客观上“配合”了国家产业升级与转移的宏观战略,有利于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

此外,“用工荒”是我国不合理的城乡二元结构、不合理的产业结构的反映,有利于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城乡劳动力的不平等待遇。

经济学有“刘易斯拐点”之说,意指劳动力从无限供给到短缺的临界点。此次波及全国的“用工荒”,似乎印证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窻的观点,“刘易斯拐点”已经在中国出现。

但必须注意的是,蔡窻同时提醒说:“我国在劳动力供给方面的优势会长期保持。”事实上,农民工短缺源于权利和制度的短缺。政府应将“用工荒”作为完善劳动力市场的契机,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的社会保障,这才是解决“用工荒”根本之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