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唠唠。说实话,整部电影看完我楞没发现原来女作家的扮演者是妮可基德曼。妆容造型相当成功,另妮可的演技实在太到位了。这三个女性角色里,我觉得力度最弱的恐怕要是现代的这位lady,但即便如此也被实力超凡的梅姨刻画得饱满厚实。

这是一部情绪渲染极强的电影,看过之后让人沉浸在电影里的氛围久久无法释怀。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想要为一部电影写评论,想要通过书写文字梳理我错落复杂的情感。

逻辑
看完整部电影你才发现这跟你看的时候的预想假设完全不吻合。开始以为这又是一个以小说作者和小说中主人公穿插对话的套路,慢慢看到后面才豁然开朗,惊叹编剧的巧妙。作家女(基德曼)和孕妇女(摩尔)的关系是作者与读者,冲突比较直接。孕妇女和蕾丝女(梅姨)是通过孕妇女的儿子产生关系。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却遭受了同样有关生死的心灵折磨。表面上是因为作家女那本书引起的,事实上它不过是一个撕拉口,对生死爱的疑问一直暗藏在每个人的体内,只待被引出,既而把你撕成碎片。

     The
hours有这样几个镜头让人难以忘却:妮可扮演的Woolf紧蹙着眉头吸烟、写作与思考,房间的地板散落着草稿;摩尔扮演的Laura
Brown赤裸着已孕的肚皮,绝望地躺在酒店大床,试想死亡蔓延的感受;梅姨扮演的Clarissa看到Louis
Waters时情绪崩溃,蜷缩在厨房的一角,眼泪与手上的蛋清混为一体。电影的主调是绝望与无助,有天才对生活的绝望、对自己的绝望,也有凡人对天才的无助。

同性
作家女与姐姐的不伦之恋,孕妇女的同性恋倾向,以及蕾丝女和Richard(孕妇女之子)。通篇的同性恋,却并没有大张旗鼓大着笔墨,但对影片寓意深度的形成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题外话。小时候就听说研究表明,全球同性恋中女性占了很大比例。我个人也觉得女人变双的可能比较大。我要的不过就是“爱”,男人可以给,女人也可以给,至于男或女,似乎并不在乎。
作家女跟姐姐的畸恋,最后那一激吻还着实把我shock了一下。当代的某些自称艺术家实则诈骗犯的人,明明很正常却偏要做出些牛鬼蛇神的事儿,估计以为copy些行为自己就是艺术家了。作家女才是真正有才华的人,迷恋于编写故事,入戏太深,虽然有深爱自己的丈夫但这只会令她更痛苦,她是同性恋啊,结果只能杀掉自己以求解脱。
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孕妇女有些产前抑郁,选择作家女的小说读于是更加抑郁,朋友到访的哭诉又令她难过,吻了这位lady貌似出于安慰却也是孕妇女内心的渴望,结果还被儿子看到了。
这两位蕾丝的共同之处是,都有一位非常爱她们的丈夫。当然,这只会加重她们的痛苦和负罪感。
这里要多说一句,作家女当着外甥女的面kiss姐姐,孕妇女当着儿子的面kiss朋友。所以说家庭影响对孩子非常重要,尤其童年正是接收信息的时候。不然小Richard的生命不会陨落。

     有人认为The
hours是同性恋题材,因为三个身处不同时代的女主均有一位亲密的同性友人,而且在电影中与她们有深吻的镜头。伍尔夫亲吻了亲生姐姐,Laura
Brown亲吻了好朋友Kitty,Clarissa亲吻了同居十年的Sally
Lester。这三个吻在电影中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更容易产生同性恋的误解。然而这三个吻背后的真实解读是:羡慕与告别。Woolf在姐姐即将带孩子匆匆离开时亲吻了她,问到“You
think I may one day
escape?”escape什么?命运,精神疾病还是与生俱来的sensitivity?Woolf想要挣脱,告别这痛苦的一切,她还想要一个命运的答案。Laura
Brown本已深陷抑郁,在得知好友Kitty即将入院手术,她也随之情绪崩溃,更快地想要实施自杀的冲动。而Clarissa在经历挚爱Richard去世后,她似乎从悲痛中解脱了,那个认为她平庸的Richard走了,她也该将生活的中心转移回自己身上了,她吻了同居的Sally,这十年她们住在一起,Clarissa心里究竟是否有过Sally?在吻下去的那一刻,定论方可落地。这三个吻也代表着三位女主所羡慕的命运,她们何尝不觉得平庸也是一种幸福。像他人一样活着,尽到家庭女主人的责任,生儿育女,而非飘在云端,做一个visionary。

梅姨
三个女人中看似最阳光最健康的,其实也在苦苦死撑。有女朋友陪着,还要照顾得了艾滋病的昔日恋人。究竟活着是为了谁?亲人爱人还是你自己?在这逝去的分分钟钟里,在Richard轻易地倒向窗外后,在见到Richard的母亲(孕妇女)后,她得到了重生,展开新生活。

     电影中想要逃脱命运的三人,Woolf选择口袋塞满石头投河自尽,Laura
Brown选择抛弃家庭远走高飞,Richard选择跳楼结束生命。与此同时,一直照料Woolf的Leonard,
Laura的丈夫与两个孩子,爱着Richard的Clarissa心碎一地。影片中没有过多表达这三人的悲恸情绪,这很复杂,可能有恨,有遗憾,有愤怒,有解脱,有爱带来的痛。

其实,孕妇女才是最坚强的。活着,为自己,永远都没错。

   
 电影的主旋律是时代的思考者,有人说无非是讲文青害人,但是文青并不是精神病患者的代名词,他们中的一些有超前思想,痛苦诞生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周围人与自己的冲突。心理学领域有研究表明,社会人有从众的偏好,毕竟保持和大多数一样是低风险的,纵使泯然众生却有着群体认同感(social
identity)。这些特立独行的人,有着不被理解的困扰,更匮乏归属感。Woolf的小说让Laura找到共鸣,她超脱了自我,向本我而生,但这一系列违背为母责任的行为影响了儿子Richard的一生。Richard更是天生继承了母亲的敏感,过早察觉了母亲的弃世。儿童在面对父母离婚或者一方出走时常常将原因归结为自己,那时的他可能猜测是自己不够好母亲才会离开,他还无法察觉母亲是想逃离现实生活的逼仄。小小的Richard眼神透露着不安,惶恐,他过早地习得了绝望。不知道是不是Laura的出走导致了Brown家族挥之不去的阴霾,成员的集体早逝加重了Laura的愧疚,她最后面对Clarissa时说”…Gives
you feelings of unworthiness, yousurvive and they don’t.”

   
 这部片子之所以给人强烈的共鸣在于,谁不曾有过厌世,谁不曾有过绝望。在我们的脑海中可能排练过100次像Richard那样潇洒地坠落窗边,或者像Laura一样远走高飞,当然现实中绝大多数的我们选择隐忍或是改变自己,去努力的适应社会需求。片尾Woolf说,“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t last, to know it,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put it away.” “put it
away”既可以选择活下去,也可以选择自我了结,只要不是被迫的都可视为有尊严的选择。

   
 三位女主的演技精湛,不曾上扬的嘴角,闪着泪光却依旧晦暗的眼神。致敬这部伟大的电影,伟大的剧本,伟大的演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