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331.com 1

www.ca331.com 2

www.ca331.com 3

原标题:聚焦德国性安德里亚斯穆埃中国首个大型个展在红砖美术馆开幕!

原标题:当穆埃还是一个10岁男孩时 他的独家德国记忆就开始了

9月11日,德国摄影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中国首次个展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及文献展在红砖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由红砖美术馆与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合作呈现,并得到大众汽车集团的倾力支持。

安德里亚斯穆埃 摄影

近日,聚焦于穆埃的祖国德国的叙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德国摄影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的中国首次个展: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在红砖美术馆开幕。

新闻发布会现场

策展人:闫士杰 瓦尔特斯迈林

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穆埃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从那时起,德国的历史进入了他的生活。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20世纪独特的历史、东西德分治产生的影响以及重新统一的过程和现状,针对等级、权威和传统指出了困惑之处并且提出了质疑。

此次展览集中展出艺术家过去15年创作中60余件经典作品,包括创作于2018年的部分新作。展览主题聚焦于穆埃的祖国–德国的叙事:德国20世纪独特的历史、东西德分治产生的影响以及重新统一的过程和现状,针对等级、权威和传统指出了困惑之处并且提出了质疑。正如艺术家穆埃在开幕式上所言:这些问题是我从小长大过程中感受到的文化和政治系统中的问题。我究竟来自哪里?我身边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我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我身边权力的机制是什么,以及我的动机,我的环境是什么?实际上能够拥有这种机会去创作作品,就这个世界给出我的观点,给予了我一种个人的自由。

助理策展人:徐丹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开幕现场

艺术家发言

时间:2018年9月12日10月21日


开幕现场,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安德里亚斯穆埃,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Benita
von Maltzahn,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

斯迈林发言

主办:红砖美术馆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开幕导览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表示,65件作品讲述了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故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我们在一进门的时候看到德国的传统和历史,当我们走到展厅这一侧门上面看到的是家庭。本次展览的展厅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氛围,每一件艺术作品、每一幅照片的背后都有着很多故事,需要观者的参与才能够真正的让你走进艺术家的世界,成为他的艺术的一个部分。

协办: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一家及海兹曼教授

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安德里亚斯穆埃,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Benita
von Maltzahn,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

合作机构:大众汽车集团 (中国)

正如艺术家穆埃在开幕式上谈到,这些问题是他从小长大过程中感受到的文化和政治系统中的问题:

展览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缘起于2017年的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大型艺术展在北京的举办,红砖美术馆作为合作方之一参与到这场盛会中来。我们在德国8众多的艺术家中发现了一颗宝石–穆埃先生,他犹如一位编导,把对历史的思考、积淀用摄影的瞬间表达出来,使其成为永久的历史。穆埃的作品让我们感受到德国的理性、浪漫与激情。红砖美术馆馆长,同时也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闫士杰表示,此次展览也预示着红砖美术馆将会更多关注年轻艺术家,并将他们的作品呈现给中国观众。

9月11日,德国摄影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中国首次个展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及文献展在红砖美术馆开幕!

我究竟来自哪里?我身边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我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我身边权力的机制是什么,以及我的动机,我的环境是什么?实际上能够拥有这种机会去创作作品,就这个世界给出我的观点,给予了我一种个人的自由。

艺术家导览

开幕现场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在开幕式上发言

作为此次展览的合作机构,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在开幕式上表示,穆埃的摄影作品引导我们深刻地去思考一个问题,即在最广泛的语境之下究竟什么才可以被称作是德国的或者是德国性。大众汽车集团希望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出行便利,还有文化艺术的感染力。这一场展览将促进中德文化的融合,使每个人受益匪浅。

展览由红砖美术馆与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合作呈现,并得到大众汽车集团的倾力支持。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则表示,这65件作品讲述了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故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德国的传统、历史和家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氛围,每一件艺术作品、每一幅照片的背后都有着很多故事,需要观者的参与才能够真正的让你走进艺术家的世界,成为他的艺术的一个部分。

观众观展

开幕导览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在开幕式上发言

观众观展

此次展览集中展出艺术家过去15年创作中60余件经典作品,包括创作于2018年的部分新作。展览主题聚焦于穆埃的祖国德国的叙事:德国20世纪独特的历史、东西德分治产生的影响以及重新统一的过程和现状,针对等级、权威和传统指出了困惑之处并且提出了质疑。

此次展览集中展出艺术家过去15年创作中60余件经典作品,也包括创作于2018年的部分新作。作为一位德国当代摄影艺术家,穆埃难以被归类,他摄影作品具有戏剧性的美学特征,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在创作手法上长于用光来雕塑作品,通过场景和光影设置创造出一个看似颇为熟悉,却濒临决裂和解构的矛盾视觉世界,透过简单而微妙的暗示挖掘隐匿于可见中未被觉察的真实

作为一位德国当代摄影艺术家,穆埃难以被归类,他摄影作品具有戏剧性的美学特征,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在创作手法上长于用光来雕塑作品,通过场景和光影设置创造出一个看似颇为熟悉,却濒临决裂和解构的矛盾视觉世界,透过简单而微妙的暗示挖掘隐匿于可见中未被觉察的真实。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在开幕式上发言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他的镜头中,日暮时分站在勃兰登堡门前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眺望着风景的德国现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凝视着夜空的德国著名出版人弗雷迪施普林格、在画作前游走的德国著名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等人物颠覆了符号化的传统公众人物肖像摄影;看似浪漫的风景可能会令人联想起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却完全挣脱了运用浪漫元素加以表现的桎梏;还有圣诞树、难民和森帕歌剧院庆祝胜利的德累斯顿足球流氓,皆在开放、干扰和即兴的设置间呈现出多重解读性和不确定性。

正如艺术家穆埃在开幕式上所言:这些问题是我从小长大过程中感受到的文化和政治系统中的问题。我究竟来自哪里?我身边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我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我身边权力的机制是什么,以及我的动机,我的环境是什么?实际上能够拥有这种机会去创作作品,就这个世界给出我的观点,给予了我一种个人的自由。

安德里亚斯穆埃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

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穆埃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从那时起,德国的历史进入了他的生活。穆埃从2004年开始研究纳粹时期的德国,他在吕根岛上以纳粹规划的庞大旅游设施而闻名的普洛拉度假村拍摄了时尚照片。几年后,他在1936年奥运村的游泳池拍摄了照片。两个地方均为前东德的军事禁区。在拍摄上萨尔茨堡山系列时,艺术家在四年时间中数次访问了贝希特斯加登希特勒的私人别墅鹰巢,并研究了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沃尔特弗伦茨在萨尔斯堡拍摄的数千张照片,从其图像中提取关于权力和奴性的纳粹军官姿态、纳粹化的风景和聚光方式为线索,拍摄置于风景中或聚光灯下的着军装或裸体的纳粹军官、传统编发女性及物品。这些作品都将在此次展览中与观众见面。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在开幕式上发言

凤凰艺术专访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

部分展览作品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表示,65件作品讲述了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故事,从文化身份、政治历史及当前社会现实出发,艺术家细致入微地洞察了德国的过去和现在。我们在一进门的时候看到德国的传统和历史,当我们走到展厅这一侧门上面看到的是家庭。本次展览的展厅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氛围,每一件艺术作品、每一幅照片的背后都有着很多故事,需要观者的参与才能够真正的让你走进艺术家的世界,成为他的艺术的一个部分。

我一直都围绕着时间轴在运转。这个时间轴是我自己个人生命的时间轴,是我当下所在的时间轴,至于历史的时间轴,带有历史政治意义的时间轴,我已经将其与我个人的时间轴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我的一生里,不管是在东边还是在西边,这都是我的经历。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种经历,所有的故事都混杂在一起。所以,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十年我也过得非常开心,以及十年后,在柏林的白色90年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带有浪漫色彩的,这是我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德国记忆。

《白崖》Kreidefelsen2014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德国跳石收藏提供Courtesy: The Jumpstone Collection, Germany

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安德里亚斯穆埃,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Benita
von Maltzahn,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

▲《在树下》安吉拉默克尔系列2008

《自拍之一》Selbstbildnis I2012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艺术家一家及海兹曼教授

www.ca331.com,▲《安吉拉默克尔》安吉拉默克尔系列2009

《贝蒂》Betty2012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展览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缘起于2017年的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大型艺术展在北京的举办,红砖美术馆作为合作方之一参与到这场盛会中来。我们在德国8众多的艺术家中发现了一颗宝石穆埃先生,他犹如一位编导,把对历史的思考、积淀用摄影的瞬间表达出来,使其成为永久的历史。穆埃的作品让我们感受到德国的理性、浪漫与激情。红砖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闫士杰表示,此次展览也预示着红砖美术馆将会更多关注中外年轻艺术家,并将他们的作品呈现给中国观众。

▲《胡格诺派之一》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系列2017

伯格霍夫的露台场景 44Terrasse des Berghofs 442012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展览现场

▲《德国圣诞节之一》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系列2017

《德国圣诞节之一》Deutsche Weihnacht I2017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托马私人收藏提供Courtesy: Private Collection Thoma

作为此次展览的合作机构,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在开幕式上表示,穆埃的摄影作品引导我们深刻地去思考一个问题,即在最广泛的语境之下究竟什么才可以被称作是德国的或者是德国性。大众汽车集团希望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出行便利,还有文化艺术的感染力。这一场展览将促进中德文化的融合,使每个人受益匪浅。

瓦尔特斯迈林认为,穆埃对环境氛围的探索、与知名人物和当代历史的相遇以唤起的方式在他的作品中交织。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他表示,穆埃不是一个参与者,而是一个观察者,这一点非常重要。他是一个清醒的艺术家,他对所发生的一切异常敏锐,他善于编排,他将当下发生的事情与大环境、景观结合,他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只是一个演员:

《正在走过的里希特》Richter Walk2005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展览现场

▲ 凤凰艺术专访 策展人、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

《勃兰登堡门前的科尔》Kohl am Tor2014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作为一位德国当代摄影艺术家,穆埃难以被归类,他摄影作品具有戏剧性的美学特征,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在创作手法上长于用光来雕塑作品,通过场景和光影设置创造出一个看似颇为熟悉,却濒临决裂和解构的矛盾视觉世界,透过简单而微妙的暗示挖掘隐匿于可见中未被觉察的真实。

他曾在作品中表现勃兰登堡门,也有表现纳粹风景园的现状,从中可以一窥希特勒的假日时光。那么这对于我们又有着怎样的意义呢?他在拜访美国大使馆官邸时还对德国社会进行描述,他让我们这些参观者更加深入地理解。这一场展览不仅描绘了历史上的德国,还描绘了当下的作者自己。

《幽灵森林》Gespensterwald2015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私人收藏提供Courtesy: Private Collection

展览现场

在穆埃的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大量关于政治人物的形象,而整个画面又是处在极度的德国式浪漫主义的氛围中,这当中表现有非常讽刺的一面。纳粹风景园、月亮,都成了一种极富政治色彩的事物,我们甚至在东德的画面中看到非常美丽的一面,观众会怀疑这是否是真的。对于瓦尔特斯迈林而言,这就是本次展览的核心问题:何为实何为虚

《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2009激光冲印,含框C-Print,
framed图片由艺术家和柏林及伦敦的国王画廊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 and
KÖNIG GALERIE, Berlin/London

他的镜头中,日暮时分站在勃兰登堡门前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眺望着风景的德国现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凝视着夜空的德国著名出版人弗雷迪施普林格、在画作前游走的德国著名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等人物颠覆了符号化的传统公众人物肖像摄影;看似浪漫的风景可能会令人联想起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却完全挣脱了运用浪漫元素加以表现的桎梏;还有圣诞树、难民和森帕歌剧院庆祝胜利的德累斯顿足球流氓,皆在开放、干扰和即兴的设置间呈现出多重解读性和不确定性。

▲《白崖》新浪漫系列2014

编辑:江兵

展览现场

▲《幽灵森林》新浪漫系列2015

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穆埃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从那时起,德国的历史进入了他的生活。穆埃从2004年开始研究纳粹时期的德国,他在吕根岛上以纳粹规划的庞大旅游设施而闻名的普洛拉度假村拍摄了时尚照片。几年后,他在1936年奥运村的游泳池拍摄了照片。两个地方均为前东德的军事禁区。在拍摄上萨尔茨堡山系列时,艺术家在四年时间中数次访问了贝希特斯加登希特勒的私人别墅鹰巢,并研究了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沃尔特弗伦茨在萨尔斯堡拍摄的数千张照片,从其图像中提取关于权力和奴性的纳粹军官姿态、纳粹化的风景和聚光方式为线索,拍摄置于风景中或聚光灯下的着军装或裸体的纳粹军官、传统编发女性及物品。这些作品都将在此次展览中与观众见面。

▲《森林之二》德国森林系列2016

展览现场

▲《森林之三》德国森林系列2016

关于艺术家

他的镜头中,日暮时分站在勃兰登堡门前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眺望着风景的德国现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凝视着夜空的德国著名出版人弗雷迪施普林格、在画作前游走的德国著名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等人物颠覆了符号化的传统公众人物肖像摄影;看似浪漫的风景可能会令人联想起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却完全挣脱了运用浪漫元素加以表现的桎梏;还有圣诞树、难民和森帕歌剧院庆祝胜利的德累斯顿足球流氓,皆在开放、干扰和即兴的设置间呈现出多重解读性和不确定性。

安德里亚斯穆埃

▲《2006》圣诞树系列2016

1979年生于卡尔马克思城,在柏林工作和生活。他接受过胶片冲洗的技术训练,担任过阿里凯佩内克和阿纳托尔科特的助手,之后自己也投入了摄影创作。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他起初专注于拍摄音乐人、演员和艺术家的肖像,并且在各种各样的杂志和报纸上发表过作品。他的第一个主题系列的创作开始于2004年。自2010年起,穆埃参加了在众多世界重要博物馆和机构举办的个展和群展,包括柏林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论坛博物馆、罗斯托克艺术厅、雅典贝纳基博物馆、汉堡堤坝之门展览馆,及北京红砖美术馆。

我们能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大量的默克尔的画面,但并不是所有的默克尔的图像都是真实的默克尔,艺术家曾与女演员,他的母亲和家人一起工作,甚至是难民。难民是一个国际性问题,艺术家显然也意识到这点,特别对于艺术家而言,但他并没有实际去拍难民,他对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始终保持着敏锐的嗅觉。

▲《正在走过的里希特》2005

▲《运动》普洛拉系列2004

穆埃从2004年开始研究纳粹时期的德国,他在吕根岛上以纳粹规划的庞大旅游设施而闻名的普洛拉度假村拍摄了时尚照片。几年后,他在1936年奥运村的游泳池拍摄了照片。两个地方均为前东德的军事禁区。

▲《室内游泳池》奥运村系列2009

▲《跳水运动员之一》Springer I,2009

在拍摄上萨尔茨堡山系列时,艺术家在四年时间中数次访问了贝希特斯加登希特勒的私人别墅鹰巢,并研究了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沃尔特弗伦茨在萨尔斯堡拍摄的数千张照片,从其图像中提取关于权力和奴性的纳粹军官姿态、纳粹化的风景和聚光方式为线索,拍摄置于风景中或聚光灯下的着军装或裸体的纳粹军官、传统编发女性及物品。

▲《自拍之一》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2012

▲《施利茨克赫勒的党卫队队员》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2011

▲《未知 43之一》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2012

▲《贝蒂》上萨尔茨堡山 系列2012

红砖美术馆馆长,同为本次展览的中方策展人闫士杰认为,穆埃的摄影精准再现了德国性,并通过作品拓展、建构起德国寥阔的历史维度。出生于卡尔马克思城的东德成长记忆某种程度上形塑起他对于政治、历史的敏感性:

▲红砖美术馆馆长,同为本次展览的中方策展人闫士杰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他的作品通过对战争历史的戏仿,对自然、建筑、人物场景的再现以及戏剧性的表演,呈现出德国狂热与理性相互纠缠的复杂性,在时间的隐退中追问、勾勒一个国家的记忆;另一方面,他极具浪漫主义诗意地书写着德国空旷、静穆的自然风光,借助历史的显微镜,观察多维善变的社会现实,从而关照一个处于当代进程中的德国。

同时,闫士杰也期望观众能够真正通过这个展览来理解穆埃,理解穆埃整个对德国的解读。在他看来,穆埃不是一个摄影师,是一个编导,是一个真正的导演,他把历史的信息捕捉拿来,去导演一个瞬间,再拍摄下来又成为一个瞬间,这个瞬间又成为永久的、凝固的历史。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在他的作品中,类似这种姿态庄严、情感浓烈的的德国现代标志性美学形象的魅力得到了强化和重现,似乎一切都那么完美。然而这种完美是经过筹划的,这种田园牧歌是欺骗性的。当年坐在轮椅上的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经历的那个夜晚,可以进行象征性的解读,他自己的历史还剩下什么?

▲《勃兰登堡门前的科尔》2014

新浪漫主义系列的吕根岛白垩崖是对国家民族认同和一个以自由主义、全球网络互联为特点的现代社会的精神状态的提问;穿越森林的都是难民,他们躲在灌木丛中以寻求庇护。这是这些作品的某种真相,而穆埃最近在汉堡堤坝之门美术馆举办的展览的主题作为距离的悲悯,或许可以表达艺术家所有这些作品的核心观念。准确的说,正是这种夸张的艺术处理,让作品打破了权力和田园诗的效应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摄影收藏家安克德根哈德认为穆埃的肖像摄影仿佛让人像在相纸上燃烧,让每个人看起来令人兴奋,且神秘莫测。穆埃的摄影在其审视和旁观者的身份方面,似乎继承了杜塞尔多夫学派的那种文献记录式的态度,然而不同的是,穆埃更多地侧重了观念的表达。那种旁观却并不打扰的态度,也恰是摄影师所具有的那种作为旁观者的悲悯。

自2017年德国8的文化交流中,穆埃摄影作品首次出现在中国观众面前,而此次展览也是继德国8大获成功后,Volkswagen
Group鼎力支持的又一次文化与艺术活动。大众汽车集团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在开幕式上表示,穆埃的摄影作品引导人们深刻地去思考一个问题,即在最广泛的语境之下,究竟什么才可以被称作是德国的或者是德国性。大众希望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出行便利,还有文化艺术的感染力。大众全球文化项目负责人
Benita von Maltzahn
女士也认为支持这样一场展览将促进中德文化的融合,使每个人受益匪浅。

▲安德里亚斯穆埃摄影展览现场

而作为此次展览的助理策展人徐丹亦表示,对于安德里亚斯穆埃的艺术第一次全方面的与中国观众相接触,希望能为中国观众带来更多风格、主题的高质量展览。

关于艺术家

▲艺术家安德里亚斯穆埃

安德里亚斯穆埃,1979年生于卡尔马克思城,工作和生活于柏林。他接受过胶片冲洗的技术训练,担任过阿里凯佩内克和阿纳托尔科特的助手,之后自己也投入了摄影创作。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他起初专注于拍摄音乐人、演员和艺术家的肖像,并且在各种各样的杂志和报纸上发表过作品。他的第一个主题系列的创作开始于2004年。自2010年起,穆埃参加了在众多世界重要博物馆和机构举办的个展和群展,包括柏林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论坛博物馆、罗斯托克艺术厅、雅典贝纳基博物馆、汉堡堤坝之门展览馆,及北京红砖美术馆。

展览信息

安德里亚斯穆埃 摄影

策展人:闫士杰 瓦尔特斯迈林

助理策展人:徐丹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2日10月21日

展览地点:红砖美术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