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331.com 1

www.ca331.com 2

www.ca331.com 3

原标题:贫穷艺术代表人物纳利华德新作亮相首尔

原标题:美国公民的叙事:艺术家纳利华德纽约新美术馆个展We the People

纳利华德:We the People

艺术家纳利华德是国际著名装置艺术家,他深度发掘日常物品背后的人文情感,以其特有的艺术观念审视人的环境中种族、贫穷和消费文化产生的问题和矛盾,并为我们和物体之间的关系发掘出了新的符号学可能性。

纳利华德:We the People

新美术馆

纳利华德,Correctional Circle 0128,2018年,橡木、铜板、铜钉、锈迹,
121.9 x 121.9 厘米。由艺术家与立木画廊提供。

新美术馆

2019年2月13日 – 5月26日

近日,这位常驻纽约的艺术家在首尔立木画廊举办了在韩国的首个个展correctional。立木画廊于2017年开设其位于首尔的空间,此次展览是首尔空间举办的正式公共展览项目。现场展出了华德的一系列雕塑、绘画及装置作品。

2019年2月13日 – 5月26日

纳利华德We the People,2011年鞋带243.8 x 823 厘米Speed Art 美术馆;Speed
Contemporary赠与。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艺术家纳利华德

纳利华德

美国艺术家纳利华德于1963年生于牙买加,现工作生活于纽约。在与纽约著名独立艺术媒体Brooklyn
Rail的主编Phong
Bui讨论创造性劳动的意义时,他曾如此回忆在北京的一次布展经历:其他参展艺术家一般在11点来到画廊,工作两个小时,悠闲地吃个午餐,在晚间六点或七点离开画廊。我每天都在九点就开始一直工作了,一直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我不禁问自己:我在干什么?他们去晚宴、喝两杯,度过惬意时光,而我在这工作。但是我也意识到,只有这样,我才能进入艺术创作之中。对于我来说,我必须要介入作品的物质性、体力劳动之中去;这样,艺术实践才能成为心灵及智性交流的催化剂,继续以独特的动率往前发展。

展览以英文词汇correctional加以命名,可被理解为具惩戒与利他性质,展览的名称与展出的作品一同对修正一词所衍生出来的多重联想及深层寓意进行了批判性解读。华德善于将政治观念与个人身份同历史语境相结合,赋予真相、惩戒等概念以全新的含义,揭示对修正的切实理解。

We the People,2011年

艺术家纳利华德

纳利华德,Correctional Circle 0128,2018年,橡木、铜板、铜钉、锈迹,
121.9 x 121.9 厘米。由艺术家与立木画廊提供。

鞋带

而华德也清楚意识到,多年来,自己的家庭背景对其影响深远:母亲因我想要当艺术家而担忧,怕我不能养活自己。我曾邀请母亲来布鲁克林艺术学院看我的MFA学位毕业展览。我非常紧张,不知道她是否会喜欢我的作品。我当时做了一个巨大的、悬挂在空中的黑色香蕉装置,花了很大功夫。她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很久,我忍不住前去问:妈妈,你觉得怎么样?她赞许地说,孩子,你花了大力气。

纳利华德于1963年生于牙买加圣安德鲁,在艺术生涯的早期,华德获得了许多同辈艺术家的赞誉。他发展出一套强而有力的创作实践体系,在哈莱姆的邻近街区收集消防软管、婴儿车等现成品,再利用这些材料进行并置,挖掘出更多富含隐喻的阐释和社会批判潜力。

243.8 x 823 厘米

新美术馆在今年二月中旬为华德举办的大型个展则证明了,的确如华德所说,高强度的劳动、真诚付出的心血及挥洒的汗水终将转变为价值。这次名为We
the
People的展览回顾了华德自1990年代初至今近三十年创作生涯各个阶段的重要艺术创作,其中展出的大量拼贴结构性装置及雕塑借鉴了许多牙买加民俗艺术传统工艺,并直接地探索了其长期居住的纽约哈林区日常生活现实。华德在与《赫芬顿邮报》的一次采访中指出:因过于熟悉、常见而在意义层面变得空洞或模糊的日常生活物件便是其创作的惯常出发点。

纳利华德,Amazing Grace,1993

Speed Art 美术馆;Speed
Contemporary赠与。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华德谈We the People的创作过程

华德早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Amazing
Grace》是他1993年在哈莱姆工作室博物馆居住的一部分,以应对艾滋病危机和毒品流行。在这次大规模的安装中,沃德聚集了超过365辆丢弃的婴儿车,通过空间回应是福音歌手玛哈莉亚杰克逊的惊人的恩典重复的录音。歌词讲述了救赎和变化,产生了乐观和希望。此后,该作品于2013年在新博物馆工作室231空间和欧洲多个地方重建。随着每个上下文的变化,工作的重要性随着每个社区与这些找到的对象的不同关联而变化。

美国艺术家纳利华德于1963年生于牙买加,现工作生活于纽约。在与纽约著名独立艺术媒体Brooklyn
Rail的主编Phong
Bui讨论”创造性劳动”的意义时,他曾如此回忆在北京的一次布展经历:其他参展艺术家一般在11点来到画廊,工作两个小时,悠闲地吃个午餐,在晚间六点或七点离开画廊。我每天都在九点就开始一直工作了,一直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我不禁问自己:我在干什么?他们去晚宴、喝两杯,度过惬意时光,而我在这工作。但是我也意识到,只有这样,我才能进入艺术创作之中。对于我来说,我必须要介入作品的物质性、体力劳动之中去;这样,艺术实践才能成为心灵及智性交流的催化剂,继续以独特的动率往前发展。

本次个展的核心作品We the
People完全由一根根鞋带构成;这些再日常、琐碎不过的材料自然垂坠在墙面上,以花体字写就了We
the
People这一标语。这件作品的象征意义可能过于耀眼,乃至于显得空洞;但是只要我们将这作品与其他以文字为基础的观念作品相比较,甚至是与有类似非裔族群背景的观念性文字作品相比较,这作品的历史、文化、艺术意义就显得既迫切又真实。一笔一划都被分解成琐碎、轻浮而不稳定的元素,而整个有强烈煽动性的语句却在中途戛然而止,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或激进行动方针。华德本人仅在创作We
the
People当年才正式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对于艺术家来说,自此之后他才有权利开始批判性地反思We
the
People这个集体身份的深远意义。在被问到为什么选择申请美国国籍时,华德指出:我拖延了二十年时间才申请美国国籍,因为我在过去没觉得有什么好着急的;但是,在911事件及小布什的美国爱国者法案之后,我因美国政府干预我未来生活的权力而感到紧张。如果我仍不是一名美国公民,我将没有什么办法挑战这个国家对我施加的审判。

纳利华德,Swing Low,2015年,青铜、绳子, 71.1 x 68.6 x 33
厘米,绳子长度可变。由艺术家与立木画廊提供。

艺术家纳利华德

纳利华德Carpet
Angel,1992年复合媒介装置尺寸可变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华德在牙买加长大,青年时期移居美国,早年的经历使得他对于种族、宗教、阶级、身份等话题高度敏感,继而将旅游业、爱国主义和消费文化等诸多议题都纳入了讨论范围。华德的创作常常体现出他的多文化视角,提供对社会政治细致入微的理解,让观众透过各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经验,获得层层解读。

而华德也清楚意识到,多年来,自己的家庭背景对其影响深远:母亲因我想要当艺术家而担忧,怕我不能养活自己。我曾邀请母亲来布鲁克林艺术学院看我的MFA学位毕业展览。我非常紧张,不知道她是否会喜欢我的作品。我当时做了一个巨大的、悬挂在空中的黑色香蕉装置,花了很大功夫。她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很久,我忍不住前去问:妈妈,你觉得怎么样?她赞许地说,孩子,你花了大力气。

纳利华德Mare系列,2018年3月铜板面变色铜绿、铜钉、橡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纳利华德,Swing Low,2015年,青铜、绳子, 71.1 x 68.6 x 33
厘米,绳子长度可变。由艺术家与立木画廊提供。

新美术馆在今年二月中旬为华德举办的大型个展则证明了,的确如华德所说,高强度的劳动、真诚付出的心血及挥洒的汗水终将转变为价值。这次名为We
the
People的展览回顾了华德自1990年代初至今近三十年创作生涯各个阶段的重要艺术创作,其中展出的大量拼贴结构性装置及雕塑借鉴了许多牙买加民俗艺术传统工艺,并直接地探索了其长期居住的纽约哈林区日常生活现实。华德在与《赫芬顿邮报》的一次采访中指出:因过于熟悉、常见而在意义层面变得空洞或模糊的日常生活物件便是其创作的惯常出发点。

事实上,早在2013年华德便曾以巨型装置作品Amazing Grace参加新美术馆NYC
1993: Experimental Jet Set, Trash and No
Star大型群展。那次展览探索了自1993年以来纽约市乃至美国的政治、社会、文化变迁。Jennifer
Kabat在Frieze杂志上回顾了1993年的美国:二十年前,冷战刚刚结束,艾滋病还没有被治愈,克林顿刚刚当选做总统,而Thelma
Golden等策展人以身份僭越等批判理论概念策划了当年臭名昭著的、有圣母道德姿态的惠特尼双年展。

在近期创作中,艺术家多用化学方式使铜板生锈,以锈迹勾勒出脚镣、手铐和自己双脚的轮廓,创造出幽灵般的视觉效果。这些监禁与逃离之感,无疑与他所有作品中的中央圆孔图样有关。这一菱形图样出现于此前Breathing
Panels系列的每一件作品之上,四周围绕着数量众多的铜钉,形状则来自于刚果的宇宙标记符号,见于非洲的祈祷仪式之中。华德第一次见到这个符号是在教堂中。据说,黑人奴隶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得不躲隐藏在此,他们只能通过这样的孔洞来呼吸。这些原是用于象征生命循环的符号,令作品具有了另一层形而上的意义。

华德谈We the People的创作过程

纳利华德Amazing
Grace,1993年约300个婴儿车、消防水管尺寸可变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纳利华德,#477,2014年,铜板、铜钉, 30.5 x 35.6
厘米。由艺术家与立木画廊提供。

本次个展的核心作品We the
People完全由一根根鞋带构成;这些再日常、琐碎不过的材料自然垂坠在墙面上,以花体字写就了We
the
People这一标语。这件作品的象征意义可能过于耀眼,乃至于显得空洞;但是只要我们将这作品与其他以文字为基础的观念作品相比较,甚至是与有类似非裔族群背景的观念性文字作品相比较,这作品的历史、文化、艺术意义就显得既迫切又真实。一笔一划都被分解成琐碎、轻浮而不稳定的元素,而整个有强烈煽动性的语句却在中途戛然而止,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或激进行动方针。华德本人仅在创作We
the
People当年才正式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对于艺术家来说,自此之后他才有权利开始批判性地反思We
the
People这个集体身份的深远意义。在被问到为什么选择申请美国国籍时,华德指出:我拖延了二十年时间才申请美国国籍,因为我在过去没觉得有什么好着急的;但是,在’911事件’及小布什的美国爱国者法案之后,我因美国政府干预我未来生活的权力而感到紧张。如果我仍不是一名美国公民,我将没有什么办法挑战这个国家对我施加的审判。

华德的作品Amazing
Grace也是在动荡的1993年完成的。这件作品当年展出于曼哈顿西141街的一个废弃消防局空间内,使用了约300个被遗弃了的婴儿车。华德花费了许多时间收集这些婴儿车,用消防喉将这些婴儿车绑在一起,在展览空间中划分出一个巨大的椭圆区域。除了一种空灵的宗教感之外,在展览空间中萦绕的还有由福音歌手、民权运动活动家Mahalia
Jackson演唱的名曲Amazing Grace。Holland
Cotter在《纽约时报》上刊登的长篇评论文章称:这件作品看起来像是一个教堂,一艘奴隶船,这些伴随了孩童成长、目睹孩童离去的婴儿车在艺术中获得了新生。在NYC
1993: Experimental Jet Set, Trash and No
Star这个展览中,仅这一件作品便值回票价。Jennifer Kabat也盛赞Amazing
Grace为展览中的最佳作品:这件装置作品触及了生命诞生之初、重生以及无家可归等主题。

展览中的另外两件作品,Mending Board 12与Mending Board
21,则是对CORRECTIONAL的修复潜能进行了总结。两件作品的主体都是破裂的黑板,艺术家用日本传统的金缮工艺对其进行修复,即将金子填入裂痕当中,庆祝着破旧物件的新生。此次展览的作品选集中,华德展现出人性最善良与最黑暗的不同面,以便我们更好地理解人类的天性,设想共同的未来。

纳利华德

纳利华德T.P. Reign Bow,2012年约300个婴儿车、消防水管569 x 396.2 x 685.8
厘米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Nari Ward: G.O.A.T., again, 2017

Carpet Angel,1992年

纳利华德Iron Heavens,1995年烤箱盘、熨烫过的消毒棉、烧焦的棒球棒355.6 x
375.9 x 121.9 厘米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2017年,对华德来说非同寻常。他在纽约的第一个机构展览G.O.A.T.,
again,这是一系列在皇后区苏格拉底雕塑公园展出的户外雕塑,华德将生活废弃物和山羊雕塑以独特的创作手法相连接,赋予作品超现实和趣味性的观感,表达了艺术家对个体身份认同、社会进步、环境变化和群体归属感等主题的深入洞察。另外,华德在上西区纽约历史协会完成了委托创作作品《We
Are The People》;他的巡回展览Nari Ward:Sun
Splashed也在波士顿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复合媒介装置

从鞋带、婴儿车到水瓶、门框、电视机等被人遗弃的日常物件,到身份、种族、亲情等社会政治问题,华德的艺术实践多年来不懈地与微观及宏观社会相沟通,以富有批判意义的作品邀请公众与其一同反思社会进程及变迁。

SCAPEGOAT, 2017

尺寸可变

编辑:江兵

Steel, wood, concrete, tire tread, fire hose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40 x 12 x 12 feet

纳利华德

APOLLO / POLL, 2017

Mare系列,2018年3月

Steel, wood, vinyl, LED lights

铜板面变色铜绿、铜钉、橡木

12 x 4 x 30 feet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早在2010年,立木画廊便为纳利华德举办了个人在画廊的首个展览LIVESupport,此后更在香港、纽约空间举办数次展览及群展。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0月20日。

事实上,早在2013年华德便曾以巨型装置作品Amazing Grace参加新美术馆NYC
1993: Experimental Jet Set, Trash and No
Star大型群展。那次展览探索了自1993年以来纽约市乃至美国的政治、社会、文化变迁。Jennifer
Kabat在Frieze杂志上回顾了1993年的美国:二十年前,冷战刚刚结束,艾滋病还没有被治愈,克林顿刚刚当选做总统,而Thelma
Golden等策展人以身份僭越等批判理论概念策划了当年臭名昭著的、有圣母道德姿态的惠特尼双年展。

Installation view, Prez Art Museum Miami, 2015

纳利华德

Amazing Grace,1993年

约300个婴儿车、消防水管

尺寸可变

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华德的作品Amazing
Grace也是在动荡的1993年完成的。这件作品当年展出于曼哈顿西141街的一个废弃消防局空间内,使用了约300个被遗弃了的婴儿车。华德花费了许多时间收集这些婴儿车,用消防喉将这些婴儿车绑在一起,在展览空间中划分出一个巨大的椭圆区域。除了一种空灵的宗教感之外,在展览空间中萦绕的还有由福音歌手、民权运动活动家Mahalia
Jackson演唱的名曲Amazing Grace。Holland
Cotter在《纽约时报》上刊登的长篇评论文章称:这件作品看起来像是一个教堂,一艘奴隶船,这些伴随了孩童成长、目睹孩童离去的婴儿车在艺术中获得了新生。在NYC
1993: Experimental Jet Set, Trash and No
Star这个展览中,仅这一件作品便值回票价。Jennifer Kabat也盛赞Amazing
Grace为展览中的最佳作品:这件装置作品触及了生命诞生之初、重生以及无家可归等主题。

纳利华德

T.P. Reign Bow,2012年

约300个婴儿车、消防水管

569 x 396.2 x 685.8 厘米

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纳利华德

Iron Heavens,1995年

烤箱盘、熨烫过的消毒棉、烧焦的棒球棒

355.6 x 375.9 x 121.9 厘米

图片由艺术家、新美术馆、立木画廊提供

从鞋带、婴儿车到水瓶、门框、电视机等被人遗弃的日常物件,到身份、种族、亲情等社会政治问题,华德的艺术实践多年来不懈地与微观及宏观社会相沟通,以富有批判意义的作品邀请公众与其一同反思社会进程及变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