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中午,演员王景春在微博贴出4月23日—28日6天的猫眼电影排片截图,并发声:“必须100%排片啊!跪都跪还要什么脸呢?”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将于4月26日上映。昨天晚上,影片首映礼在北京举行,监制王家卫,导演万玛才旦,录音师德格才让,主演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齐聚,与观众们一起解读电影,分享拍摄趣事。

激动的文字配上指向鲜明的截图,让王景春在凭《地久天长》获得柏林影帝后又“火”了一把。

图片 1

2万余条留言汹涌而来,“王景春斥《复联4》排片过高”登上微博热搜榜。

许多影迷关注影片与《复仇者联盟4》的档期正面刚,会影响到票房成绩。不过,近几年中国观众审美的提升,以及全国艺联专线的建立,为影片提供更大空间,也让几位主创信心十足。

王景春发声这天,上映第五天的《复联4》排片依然高达81.9%,在中国内地又获收2亿票房,总票房突破22亿元。

作为影片的监制,一现身就调侃“看完故事,吓得赶紧摸摸口袋找墨镜(影片中主角全程带墨镜)”,但谈到《撞死了一只羊》的档期,王家卫觉得影片是有价值的,所以这个档期是适合的,“复联成功,是美国电影的成功,本土电影能坚持下去,最后才是我们的成功。不代表看了一只羊就不能看复联,或者是看了复联就不能看一只羊”。

同样在4月28日,有一群人正为同档期电影《撞死了一只羊》总票房超过500万元奔走相告、加油打气。

许多人好奇影片为何选择艺联专线上映,王家卫分享自己的看法,表达了对市场及观众的信任:“从行业的角度,好不容易有一条艺术联盟,连我们都退了,就是自我放弃。”同时表示“我们留在这个档期,是我们投我们的观众一票。我相信他们是有足够的眼力去欣赏这部电影的。”王家卫还鼓励文艺片创作者,如果将来想走艺术片这条路,别被现实吓坏,“0.1%的空间就代表有99.9%的进步余地,只要你们能用心拍出好的作品,这个局面一定可以打开的”。

《撞死了一只羊》在《复联4》上映两天后登陆院线,首日排片占比仅为2.2%。

图片 2

对撞好莱坞超级大片的背后,文艺片的生存空间问题,再一次浮出水面。

《撞死了一只羊》将作为全国艺联“雕刻时光系列”的开场影片与观众见面,不少世界级大师的作品都在这个系列中展出。《撞死了一只羊》能入选这个系列,也代表了万玛才旦导演在中国艺术电影创作中的特殊地位。

“我们可以走,但是走到哪里呢?”

在时下这个不寻常的档期里,全国艺联及其加盟影院正在为这部威尼斯电影节获奖作品保留一条温暖的放映专线,努力创造一个相对稳定的放映空间。全国艺联负责人孙向辉在首映礼上强调:“支持国产优秀艺术影片的放映是全国艺联和各加盟影院的重要职责与使命,中国艺术电影的成长需要各方面的培育,希望各加盟影院能够像对待外国艺术电影排片一样的善待中国艺术电影。”现场王家卫监制为孙馆长送上由黄海亲自设计的独具特色的海报版画,表达对全国艺联支持的感谢。

首次发声10个多小时后,4月28日晚上9点多,王景春又一次发微博作出回应:“我今天的确有点酸,但酸的不是漫威电影和观众,而是环境本身,希望不同类型的影片有各自的空间……”

图片 3

在这条回应微博下,他肯定了影视业同行陈砺志的解读:并不是《复联4》不好,而是一个全球最多影院票房第二的市场,要把81%以上的排片给到一部电影。这是我们自己环境的问题,是国产电影生态问题。

王家卫直言:“我相信观众有足够的眼力去欣赏这部电影。”导演万玛才旦表示:“中国电影、观众需要不一样的独特体验的电影。”

图片 4

值得一提的是,谢飞、史航、张一白、王红卫、乔美仁波切、郭晓冬、李睿珺、耿军、黄觉、麦子、黄璐等名人前往观影,映后都不吝夸赞,表示对这部迷人影片的支持。

回望《复联4》定档伊始,一众国产影片,放弃原有排期,落荒而逃。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执导的《撞死了一只羊》虽然没有撤退,但在4月14日首场放映以来,与《复联4》撞档期的话题,就在路演活动中,被屡屡提及。

4月19日,《撞死了一只羊》片方宣布改变上映范围:从“全国”变更为“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及片方指定影城”上映。

片方决定变更上映范围,主要原因就在于与“大热门”撞期,全国排片针对性比较弱,容易淹没在档期中。

万玛才旦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全国艺联专线放映针对性更强,可以做长线放映。“想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比较容易找到电影,我们也比较容易找到想看这部电影的观众。”

4月22日晚,王家卫在电影首映礼上作出回应。他坚称,两部电影没有冲突,观众可以都看。

对于“执意”留在这个档期,王家卫说,观众支持这部电影,是投了本土电影的一张票。“同样,我们留在这个档期,是投观众一张票。”

“我们可以走,但是走到哪里呢?”王家卫说,在当下,文艺片市场空间有限。终于有一条全国艺联专线,自己退了,基本上就是自我放弃。

文艺片的“原罪”

《撞死了一只羊》取景于海拔5500米的可可西里,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高寒藏地的“复仇”事件。

主要剧情非常简单:司机金巴在青藏公路上撞死了一只羊,决定找僧人超度它;杀手金巴即将找到杀父仇人,准备复仇。阴差阳错,杀手金巴搭上了司机金巴的卡车,故事展开。

杀手金巴的出现,让影片有了悬疑看点。谍战悬疑小说家麦家在观影后也评价说,电影由一个复仇的悬念吊起自己的胃口。

遗憾的是,当一部电影被归类为文艺片,往往就被贴上表达不知所云、“明星光环”不够的标签,院线也依照经验有了票房不会太好的预设。

在与超级大片同期上映时,文艺片给人留下的这些刻板印象,会更加明显地投射到排片中。

公映4天来,《撞死了一只羊》的排片分别为2.2%、1.7%、1.8%、1.5%。

与微小的排片量相对应的是文艺片不错的口碑。截至4月29日上午,《撞死了一只羊》豆瓣评分7.4分,过万名网友标记“看过”。

万玛才旦说:“我从做第一部电影开始,就有观众层面考虑。虽然做的是藏族题材电影,但希望它不是只给藏族人做的,能得到更广泛关注。”

图片 5

宣发环节,王家卫多次站台、发声,胡歌、舒淇等纷纷在微博上的转发支持,为影片提升了星光度、关注度。

影片中,司机金巴几乎全程带着一副墨镜,这被一些观众视作对于“墨镜王”王家卫的致敬,成为路演中一道趣味问答题。

万玛才旦一开始还认真解释墨镜这个道具在剧作中的重要作用:长期戴着墨镜的司机金巴在片尾摘下墨镜露出笑容,反映了人物内心的转折。后来也只好笑笑说“既然观众这么认为,就都当作是对王导的致敬”。

口碑发酵赢得排片

4月29日上午,万玛才旦转发票房突破500万元的微博,并发言:“我们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就像是一个吃百家饭的孩子,在大家的悉心呵护下正在逐渐地成长。”

在《撞死了一只羊》之前,文艺片对撞超级大片,曾有过“小胜”战绩。

2016年5月6日,《百鸟朝凤》与《美国队长3》(2016年全年内地总票房第四名)同日上映,前者以1.9%的排片占比、首日票房27万起步。

让影片排片、票房迎来转机的是一次“意外”事件。制片人方励通过在直播平台下跪、磕头形式,恳求全国院线经理为《百鸟朝凤》增加排片。

在获得关注、排片增加后,影片凭借自身的质量与观众的口碑,最终斩获8600余万元。在当时,也被称为探出了小成本文艺片的“票房天花板”。

一年后,没有“跪求排片”的《冈仁波齐》,走的是凭高上座率、高口碑逆袭的路线,突破了“票房天花板”。

《冈仁波齐》2017年6月20日上映当天,以1.6%的排片占比开画,但凭借连续多日的点映口碑,以21%的高上座率高居榜首。

上映第四天遭遇《变形金刚5》,《冈仁波齐》排片量曾锐减至0.8%。难得的是,观众的观影热情没有受到影响,上座率保持稳定,拉升了这部电影在首个周末时的排片量。

随着口碑持续发酵,《冈仁波齐》滚雪球般,在上映10天后,迎来单日票房的最高点。

最后一条路,并无强制约束力

同为藏地题材的《撞死了一只羊》,也许更能从《冈仁波齐》看到文艺片的希望。

选择全国艺联专线放映,也就是选择了一条打持久战的路线。

全国艺联选片人王笑楠在《撞死了一只羊》上映前,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全国艺联建议,加盟影院各加盟厅在4月26日—4月30日期间保证每天排映3场,5月1日—4日期间保证每天两场排映,并期望每天至少1场为黄金场。

在一些电影人看来,这样的运作模式还较为理想化。在碰到“硬核”大片时,现实尤其骨感。

据4月中旬公布的数据,全国艺联加盟影院已经达到248个城市的3222家,加盟银幕达到3795块。

以此计算,如果加盟影院按全国艺联建议排片,《撞死了一只羊》前两日排片应为每天1万场以上。而猫眼数据显示,这两日场次分别为6000余场、4000余场。平均下来,每块银幕每天排片还不足2场。

只是,还有一个因素是,作为中国电影资料馆牵头、联合多方面力量共同发起的社团组织,目前全国艺联对于加盟影院达到排片建议中的要求,并没有强制约束力。

艺联也已意识到提高加盟影院合约忠诚度的重要性。相关淘汰机制也在《撞死了一只羊》排片建议中提出:如果加盟影院排映场次少于约定场次,艺联将会在之后放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罗马》等影片时,延迟密钥发放时间;如果影片排片量少于二分之一,则视其主动退出全国艺联。

全国艺联专线放映也曾有细水长流的代表。2018年在全国艺联专线放映的《三块广告牌》曾进行过两次扩映,最终票房6400余万元。

中国新闻周刊在全国艺联的排片指导建议上看到,《撞死了一只羊》影片将开放全影厅密钥,各影院确有需要可调整影厅放映。这意味着,只要影片受观众欢迎,院线可以在加盟影厅之外增加银幕,扩映这部电影。

在全国艺联2019年第一部专线放映的国产艺术影片中,我们看到,片方、加盟影院以及全国艺联等多方力量,仍旧在博弈。

建立淘汰机制的效果如何,是否会如同“壮士断腕”?能否借此提高加盟影院合约忠诚度,保证文艺片市场空间的可持续发展?答案尚未可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