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331.com 1

梵高绘制于普罗旺斯的花卉系列油画将再一次重聚。

www.ca331.com 2

Roses,1890,Vincent van Gogh,华盛顿国家艺廊藏

  1888年,梵高与好友保罗-高更发生激烈冲突,割下了自己的左耳,精神一度陷入癫狂。也就是在次年,他被送进了位于普罗旺斯圣雷米(Saint-Rémy)的一所精神疗养院中。这一阶段,梵高创作了148幅油画和百余幅素描,其中就包括此次展览所要展出的《鸢尾花》(Irises)与《玫瑰花》(Roses)系列。“鸢尾”与“玫瑰”各有两张,本次展览也是这四件作品的首次共同亮相。颇赋春天气息的两种花束在形式与颜色上各有不同,却都流露出艺术家生命尽头所要传达的冷静与超凡的热情,令人心驰感动。

展览宣传海报2015年5月12日,梵高:鸢尾花与玫瑰(Van Gogh: Irises and
Roses)个展项目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绚烂绽放!来至荷兰艺术大师文森特梵高笔下四件以花卉为题的经典杰作首次齐相聚,将春之气息弥漫于整个大都会、芳香四溢!1889年,文森特梵高入住法国圣雷米(Saint-Remy)精神病院,出院前最后一周里特别专注于绘画院内的鸢尾花和玫瑰,出院后不久便开枪自杀身亡。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方呈现的作品介绍中,对四幅梵高画作的格局与色调进行了对比诠释,在展现艺术家梵高生命最后阶段作品中平静而坚持不懈的热情的同时也流露出其艺术创作偏向柔和用色的变化!展览现场据观察,该系列四件梵高画作分别是来至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馆藏的《鸢尾花》(Irises)、来自华盛顿国家艺廊馆藏的《玫瑰》(Roses),以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的两幅同名作品《鸢尾花》和《玫瑰》。据悉,此次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梵高个展项目将持续展出至2015年8月16日。原文链接:-gogh展品鉴赏:No
1 : 文森特梵高《鸢尾花》(Irises)(1890);尺寸:92.7×73.9
cm,荷兰梵高美术馆馆藏.No 2 :
文森特梵高《鸢尾花》(Irises)(1890);尺寸:73.7×92.1
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No 3 :
文森特梵高《玫瑰》(Roses)(1890);尺寸:7190 cm,华盛顿国家艺廊馆藏.No 4
: 文森特梵高《玫瑰》(Roses)(1890);尺寸:93 x 74
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

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梵高:鸢尾与玫瑰展中,呈现了梵高在自杀前的几个月里创作的4幅花卉主题油画,除了大都会自己馆藏的《鸢尾花》和《玫瑰》,还展出了来自梵高博物馆的《鸢尾》和华盛顿国家艺廊的《玫瑰》。这是在梵高逝世之后,这四幅作品第一次并列展出。

www.ca331.com 3Roses,1890,Vincent
van Gogh,华盛顿国家艺廊藏

编辑:孙源

《鸢尾花》和《玫瑰》,这两种花束虽然在形式和颜色上不尽相同,但是它们都体现了梵高那种冷静、不懈的热情。这些作品是梵高在圣雷米疗养院时创作的,它们常常被拿来与梵高早期在阿尔勒创作的《向日葵》做对比。当时,梵高在完成这些作品后就把它们留在疗养院晾干。

  “梵高:鸢尾与玫瑰”,呈现了梵高在自杀前的几个月里创作的4幅花卉主题油画,除了大都会自己馆藏的《鸢尾花》和《玫瑰》,还展出了来自梵高博物馆的《鸢尾》和华盛顿国家艺廊的《玫瑰》。这是在梵高逝世之后,这四幅作品第一次并列展出。

展览还向人们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发现由于使用了不稳定的颜料,梵高创作时的真实用色与我们此时所看到的并不相同。相关研究人员发现,梵高在这一时期的绘画中使用了一种以水白铅矿为原料的红色颜料,当这种颜料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长期接触后,会分解成白色的晶体。这导致所有包含红色颜料的合成色都发生了褪色,画面中的红色调几乎消失。展览用幻灯片向人们呈现了这些作品的本色:蓝色的鸢尾花原来是紫罗兰色,白色的玫瑰花瓣上点缀以红色,而白色的背景原本是粉红色。

  《鸢尾花》和《玫瑰》,这两种花束虽然在形式和颜色上不尽相同,但是它们都体现了梵高那种冷静、不懈的热情。这些作品是梵高在圣雷米疗养院时创作的,它们常常被拿来与梵高早期在阿尔勒创作的《向日葵》做对比。当时,梵高在完成这些作品后就把它们留在疗养院晾干。

Irises,1890,Vincent van Gogh,梵高博物馆藏

www.ca331.com 4

Irises,1890,Vincent van Gogh,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鸢尾花》还向人们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发现——由于使用了不稳定的颜料,梵高创作时的真实用色与我们此时所看到的并不相同。相关研究人员发现,梵高在这一时期的绘画中使用了一种以水白铅矿(plumbonacrite)为原料的红色颜料,当这种颜料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长期接触后,会分解成白色的晶体。这导致所有包含红色颜料的合成色都发生了褪色,画面中的红色调几乎消失。展览用幻灯片向人们呈现了这些作品的“本色”:蓝色的鸢尾花原来是紫罗兰色,白色的玫瑰花瓣上点缀以红色,而白色的背景原本是粉红色。

Roses,1890,Vincent van Gogh,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www.ca331.com 5Irises,1890,Vincent
van Gogh,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编辑:江兵

  新环境的新鲜,医生的乐观和病友的合作,使梵高看上去和缓了很多。所以在这段时间创作出的《鸢尾花》,连点彩部分都没有任何汹涌的运笔。插在花瓶里的鸢尾花与玫瑰,孤单地绽放。充满古怪般灼眼的热情,透出很是夺人眼目的精巧,还有那诱惑人心抢眼的色彩,这也许就是梵高自己,孤独的张扬生命力的倔强,冷笑一切凡间的艳俗。比起后来因重新陷入对疾病的巨大恐惧,因而无法彻底地打开心扉,无法最大限度地去把握和利用张力而绘出的作品,无论是初来圣雷米,还笼罩在“割耳事件”阴影之下而创作的《星月夜》,还是在幽闭状态之下画出的《鸢尾花》和《玫瑰花》,都是在圣雷米时期,梵高对绘画的情感最真实而有意义的表达。

www.ca331.com 6Irises,1890,Vincent
van Gogh,梵高博物馆藏

  1890年的早春,梵高经历了又一次无助的精神崩溃,直到他即将搬往奥弗(Auvers)之前才出现了一段宝贵却短暂的平静期。正是这段狂风暴雨后的冷静才使他得以完成这批创作。在登上北上火车的三天前,梵高接连完成了这批花卉景物画。他希冀弥补自己过去浪费掉的时间,证明自身仍有超凡的感知力和创造力,他希望,这些“最后的花束”能够获得应有的价值。当然,梵高卓越的绘画技术足够使之担得起这样的期待。他针对画布的大小做相应的画面构图,每一幅画中都有一只稍稍偏离中心的花瓶和一条维持平衡标准的水平线。梵高通过一系列坚定的对比互补组织成一张张丰富的画面,其中活跃着物体、色彩以及风格的激烈对话。艺术家巧妙运用不同的组织手段达到不同的表现效果,正如梵高这两张《鸢尾花》,一幅是蓝色花束与黄色背景产生的强烈的互补对比效果,一幅则是淡蓝花束与粉色背景营造的温柔和谐的情调。

www.ca331.com 7Roses,1890,Vincent
van Gogh,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1890年5月11日和13日,梵高写信给他的弟弟,告知他自己如何被这些迷人的花束吸引并投入创作,他“在发狂地工作,大捧的鲜花,紫色的鸢尾花,大束的玫瑰”。这四件作品将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为观众提供不一样的上下文以欣赏梵高的标志性的静物画,以此引发出对他创作旨意的遐想、图像传播影响的反思以及对油画褪色补救的认识。

  来源:YT新媒体

相关文章